抗击疫情 网上观展(九)——忆江南:苏州大运河碑刻拓片展
文章所属:新闻资讯/新闻动态    阅读:102     添加时间:2020/3/10 9:24:57     文字控制

      前言:

      一首耳熟能详的《忆江南》,写于白居易六十七岁时。白居易担任苏州刺史虽然只有短短十七个月,但江南美景在他脑海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以致于他回到洛阳十二年后,回想起江南,仍不禁发出“能不忆江南?”的感慨。

      江南给“老白”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当然是“水”!那曾经作为苏州段运河主航道的山塘河、上塘河、胥江、护城河以及盘门、阊门等水门与苏州内城水系连为一体,共同组成了绵密的河网,不仅滋养出富饶的江南鱼米之乡,也浸润出了江南地区精致儒雅的文化性格。

      苏州是大运河沿线重要的文化古城,河绕城转,城因河兴,千百年来古城与运河相伴相生、相得益彰。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而苏州境内的4条运河故道以及7个遗产点一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苏州因此成为运河沿线唯一以“古城”概念申遗的城市。可以说,水城苏州是大运河独特的城市文化景观,是古代筑城与水利技术融合的杰出典范。

      此次展览以“碑刻里的大运河”为核心,我们精心挑选了历代七十余件与大运河苏州段息息相关的碑刻拓片,力求从桥梁交通、政治经济、人文风貌等方面入手,将史料与场景相融合,向观众娓娓述说大运河的苏州故事。

第一篇章

《至今千里赖通波》

      大运河苏州古城段最早开凿于公元前514年,是时伍子胥主持建筑阖闾城(即今苏州城),设水、陆城门各八,外有护城河包围,内有水道相连,水门沟通内外河流。公元前495年,吴王夫差为北上争霸,开挖了一条人工河道,自今天的苏州护城河经无锡至常州奔牛镇与孟河连接,可达长江,长170余里,是为江南运河最早开挖段。7世纪初,隋炀帝下令开凿江南运河,从镇江至杭州,长800余里。至此,苏州古城段作为江南运河的重要区段,正式纳入大运河水系。大运河苏州段工程浩大、技术复杂,见证了我国古代先进水利工程的杰出成就。此篇章展示了大运河苏州段航道桥梁堤岸、水路城门、河道疏浚的历年兴修情况。正是这些设施的正常运行,才使得苏州段大运河畅通无阻,数百年来舳舻相衔,朝暮不绝。

      精品展品初探:

     碑刻名称:《平江图碑》

      年代:南宋绍定二年(1229)

      尺寸:碑长284CM,宽164CM

      碑刻内容:《平江图》碑

      平江即现今的苏州。因北宋政和三年(1113)宋徽宗升苏州为平江府,故苏州又称平江。我国见之于文献记载和实物的城市地图,最为著名的有西周《洛阳城图》、东汉《长安城图》、南宋绍定《平江图》和南宋宝祐《桂州城图》。前两图均已亡佚,《桂州城图》又晚于《平江图》,因此,《平江图》不仅是中国,而且也是世界上最早、最详尽的石刻城市平面图。《平江图》碑刻于南宋绍定二年(1229),它是在平江城于南宋初年遭到金军蹂躏破坏后,经过整整一个世纪的修治而重展雄姿的历史背景下绘制的。碑长284厘米,宽164厘米,厚30厘米,青石质地,保存完好。

      苏州城自古以来面积不大,只有十多平方公里,但石刻平面图却在这块有限的空间里合理地刻绘出大运河、城墙、街道、河道、坊市、衙署、楼阁、寺观、街坊、商店、医院、军营、桥梁、园林、古迹等重要设施,展示了一座井然有序的古代城池的全貌。

      《平江图》碑是宋代平江府城的实录,它准确地反映了当时城市的面貌。据图所绘,平江城南北长约4.5公里,东西宽约3.5公里.域垣周长约16公里,城墙略有屈曲。从图上布局来看,苏州城平面呈长方形,布局规范化。整个城市为大运河所环抱,运河内四周城墙环绕,并设有阊、盘、娄、齐、葑五座水陆城门.城墙内有护城濠。城区内的最大特点是安排了水陆并行的两套交通系统。城内河道纵横交错,计有20条河流,其中6条河流纵贯南北,14条河流横越东西,总长度约82公里。河道出入城墙的地方建有七座水门和闸。与此相适应,城内有20条大街,最著名者为横贯南北的重要交通要道“卧龙街”(今人民路)。城区布局呈现了前门是街、后门临河的特色。由于苏州河道众多,因此作为交通枢纽的桥梁也特别多,唐代诗人白居易曾说苏州有“红栏三百九十桥”。到了宋代,仅《平江图》所刻桥梁就达359座之多。另刻有264条巷,61条坊,24条里弄。

第二篇章

《商贾辐辏八方来》

      唐寅《阊门即事诗》云:“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更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五更市卖何曾绝, 四远方言总不同。若使画师描作画, 画师应道画难工。”

      大运河的诞生,沟通了我国大江南北。以苏州段的山塘河为例,自开凿后,成为大运河进入苏州古城的主航道,外省市客商凭借山塘河大量涌入苏州,促进了苏州阊门的空前繁荣。曾经有清人感叹道:“会馆之设,肇于京师,遍及都会,而吴阊为盛”。大运河甚至还吸引了具有优秀商业传统的回回商人,他们选择了运河——这条国民经济的漕运大动脉, 作为施展自己理想抱负的舞台。此篇章通过一系列工商会馆修建碑刻向大家展现大运河畔苏州城商贾云集、货贝辐辏的繁华景象。

      精品展品初探:

      岭南会馆建广业堂碑记

      碑刻年代:清雍正七年(1729)

      碑刻尺寸:高163CM,宽80CM

      碑刻介绍:

      岭南是指岭南地区(即今广东地区),会馆的作用一般是提供相应宗籍人士的聚会、议事、暂住的场所,同时还会帮助同乡解决就业、丧葬等问题。苏州的岭南会馆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现存建筑位于苏州山塘街位于苏州山塘街136号。碑文记述了在苏建立岭南会馆的原因,发展历史,特别提到会馆内的武帝大殿,说明为保持神明肃穆,才更建“广业堂”的因由,同时将建设金额、参与人员以及相应的工程进度一一记录,以示公开。岭南会馆建广业堂记碑是苏州商业繁盛,经济发达的重要证明之一,首先碑文就有“姑苏,江左名区也,声名文物,为国朝所推,而阊门外,商贾鳞集,货贝辐辏,襟带于山塘间,久成都会。”,文末更是“嗣是而仕与商,广其业于朝市间,则声名文物,将与姑苏并垂不朽矣!”,当时苏州大都会形象可见一斑。

第三篇章

《江南风景在君怀》

      清初战乱,河道年久失修,严重影响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稳定,康熙帝亲政之初便将“三藩及河务、漕运三大事”定位为国家的重大任务。康熙帝在位期间,先后六次沿运河南巡江南。无独有偶,乾隆帝在位期间也进行了六次沿运河南巡,这种大规模、高频率的巡幸,对当时及后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南巡负载了清廷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多重使命,另一方面,它对巡游地江南地区的山水名胜、文物遗产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此篇章展出的都是苏州地区与帝王巡游相关的碑刻,异于普通刻石,具有御制性、官方性的特质。它们以特有的形式见证了清帝巡狩巨典,记录了一代帝王对优美灵动的山水、典雅别致的园林、丝竹飘荡的游船等江南风物的恋慕之情。更重要的是,这些刻石为苏州的山水名胜注入了新的文化元素,丰富了她们的文化内涵,对苏州地域名胜及文化形象的塑造与传播产生了深远影响。

      精品展品初探:

    “松风水月”额

      展品尺寸:高41CM,宽96CM

      碑刻年代: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

      作品介绍:康熙皇帝视河务和漕运为头等大事,为了降低河患,发展生产,加强对东南地区的统治,康熙帝曾六次沿京杭运河南巡,途中也会顺道游览一下江南名胜。

      康熙二十八年,清圣祖第二次南巡来苏州,处理公事之余,康熙帝带领侍卫随从前往邓尉赏梅,当晚下榻圣恩寺四宜堂。次日清晨,面对漫山遍野的美景,康熙皇帝作诗表达了对邓尉梅花的赞赏、流连之情。早膳过后,又赐御书“松风水月”四字匾额。该额四周浅刻龙纹,中间有篆书“宸瀚”两字,有一定的艺术鉴赏价值,丰富了运河沿岸名胜的文化内涵。

第四篇章

《诰谕禁约漕河安》

      京杭大运河开通后,长达千余年中,大运河苏州段承担了漕运、海内外商品运输等重任。苏州是漕粮的重要产地,国家漕运十之一二来源于苏州,堪称“天下粮仓”,为国家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如何管理好大运河苏州段的漕粮运输、河道设施、沿线经济秩序,是历任苏州父母官的重大责任。此篇章所展示的便是直接反应明清两代苏州地方政府对大运河沿岸经济秩序、河道、漕运进行管理的“诰谕禁约”碑。

      精品展品初探:

     上谕批王廷瑄亏缺仓库银米王云九勒索漕规分别定罪碑

      展品尺寸:高218CM,宽105CM

      碑刻年代:清嘉庆十年(1805)

      现藏地:苏州碑刻博物馆

      作品介绍:该碑记载了嘉庆十年(1805)查处吴江县知县王廷瑄挪用库银超过两万两,以应付“刁生劣监勒索陋规”的事,是对王廷瑄挪用库银应付“勒索”的判决书。

      苏州乃漕粮的重要产地,大运河苏州段自开通以来就承担了漕运、商贸运输等重任,苏州经济秩序的稳定对于国家的政治稳定有着重要意义。该碑反映了清朝江南的漕赋之重以及当时漕务制度的不合理性,对于研究清朝漕运制度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

第五篇章

《乘风破浪会有时》

      诗仙李白有诗云:“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此等的豪迈与进取,用来形容大运河精神最为贴切不过了。大运河,是人运用智慧对自然进行利用、改造,从而达到天时、地利、人和三方和谐的典范。因此,大运河的历史,无处不闪耀着科学与人文的光辉。大运河苏州段沿线的人文遗产就像散落在河道两旁的颗颗珍珠,白公堤、铁岭关、五人墓、虎丘,这些老苏州们耳熟能详的名字,不仅是苏州的缩影,更是苏州千百年历史的见证,它们用一段段佳话、一桩桩事迹,折射出苏州这座城市浓厚的文化底蕴。此篇章的展品力求向我们展现大运河苏州段沿线的历史人文不仅是精致风雅、细腻多情的,也有坚贞不屈、傲然挺立的风骨,同时也凝聚着开放包容、锐意进取的大运河精神。

      精品展品初探:

      五人墓记

      年代:明崇祯二年(1629)

      撰著人:张溥        书丹人:文震孟

      尺寸:高207CM,宽105.5CM

      内容:五人墓是明代苏州人民抗暴斗争中死难的颜佩韦、杨念如、周文元、沈扬、马杰五义士之墓。明天启六年(1626年),魏忠贤亲信巡抚毛一鹭勾结织造太监李实,在苏州残酷剥削人民,并上疏诬陷被誉为“七君子”的周顺昌等东林党人。当魏忠贤派缇骑到苏州逮捕周顺昌时,苏州人民激于义愤,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暴斗争。后魏忠贤诬陷苏州人民谋反,派兵镇压,颜佩韦等五人为保护群众挺身投案,慷慨赴义。次年(1627年),崇祯帝朱由检继位,逮治阉党,魏忠贤畏罪自杀。苏州百姓把毛一鹭为魏阉所造的生祠拆毁,葬五人义骨此。复社领袖张溥撰写《五人墓碑记》,并由文徵明的曾孙文震孟书丹,赞扬五义士的高风亮节,成为不朽名作。

 

      结语:

      大运河千百年的滋养,让苏州城成长为一个物产丰饶、文化昌明的历史名城,一幕幕景象,构成了白居易的整个“江南印象”。碑刻中的大运河苏州段昨天的故事至此讲完了,但这一“黄金水道”今天依然延续着繁华、书写着辉煌。铭记历史,不能忘记奋斗的初心,面向未来,需要开放的雄心。大运河文明需要我们代代守护,反哺大运河、建设好大运河文化带将是我们的时代使命。让我们传承好“大运河”精神,不畏险阻、扬帆前进,把苏州这一人间天堂建设得更美丽!

关闭窗口  |   打印本页   |   收藏此页   |   返回首页